当前位置:首页 > 案例分析 > 失眠的一些心理真相

案例分析

失眠的一些心理真相

发布时间:2011/11/20 点击数:3158

?
??
??? 一天上午,门诊来了一对青年夫妇。丈夫是公交司机,自称一直睡不好觉,最近失眠更加严重了。担心自己白天没精打采而出现交通事故,该男子要求休假。考虑其职业特殊,医生答应可以考虑。经过询问,其妻子却反映,丈夫如果休年假或回老家,则失眠的症状会明显好转。上班一遇到困难,比如受到同事的排挤很生气,而又不敢做声的时候,患者就会彻夜难眠。
?
??? 象这样,有明显诱因的失眠在临床上存在一定的比例。这类患者的共同特点是,失眠之前遇到一些心理上的困境或冲突。而又缺乏勇气面对,或没有能力应付。这个时候一般人都有可能因为存在焦虑情绪而失眠。但是大多数人不会过多地关注失眠。而有一小部分人,却对失眠有非常敏感的反应。失眠会让他们觉得心烦意乱。而且他们会在内心里设置一个假定,如果我不失眠,我就会精力充沛,我就会头脑清醒,我就会如何如何。可现在因为失眠了,所以我不能工作得更好了,或无法更好地学习了。
?
??? 有了这样的假定,患者就会和失眠较劲,不停地去医院就诊,尝试各种治疗失眠的方法,等等。开始几天睡眠或许有改善,可很快就失效了。如此,在和失眠的抗争中,原先遇到了心理困境就被掩盖了,搁置了或拖延了。而且有了一个能被自己和他人接受的理由:我患失眠症了。其实,失眠之所以在这类人群中成为问题,甚至成为疾病,都和患者最初有意无意地把失眠当成一种应对困境的措施有关。但很显然,这是一种消极的不成熟的防御策略。
?
??? 这种防御方式在青年中较多见。有些高三的学生就会出现这种现象。高考那一年经常失眠,为此非常苦恼。而一旦考上了大学,则失眠会很快地缓解。这种现象提示我们,如果出现失眠了,先不要急于将其当成问题,因为我们的睡眠系统本身就存在自我调节的功能。如果失眠久了,反省一下,我是否需要失眠。失眠是不是在充当其他问题的替罪羊。如果是,就去看心理医生;如果不是,再就诊也不迟。
?
??? 还有,对睡眠常识的一些误解也需要澄清,比如人们习惯性地认为,每天需要8小时,睡眠才会充足。实际上,这个数据最初产生的时候,8小时只是一个平均数,在8小时的上下波动2个小时,即6~10小时均为正常范围。衡量的时候,不是简单去套用标准,看自己是否接近这个范围,关键是和以往自己的睡眠时间去比。只要没有明显的波动就不必担心。
?
??? 但是,有些人虽然知道这些常识,仍然会为时间的长短而担忧,进而出现失眠。比如,有些老年人,由于生理性衰老的原因,睡眠时间也在自然地缩短。但他们把睡眠时间当作一个身体健康的指标,如果有几天睡不好,则就会着急上火,担心下一个晚上是否会继续失眠。白天也会想着让自己睡好的办法,比如睡觉前散步、听音乐、泡脚、甚至想当然地去吃药等。这些方法看似可以促进睡眠,但是都打乱了以往的生活习惯或规律,而且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平和的心态,那么就等于在提醒自己:我可能要失眠,所以我需要去对抗它。对睡眠的这种期待性焦虑会让人处于一种警觉、兴奋的状态,这与睡眠当然背道而驰。而出现这种心态的原因之一,与其说是担心睡眠,不如说是内心深处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。因为,在这些患者的心里隐含着一种假设:睡个好觉约等于健康,失眠了就要失去健康。
?
??? 此外,还有一部分人群也会因为过度关注睡眠而出现失眠的。他们可能由于偶然的原因出现失眠,但对此会大加关注,失眠在他们的关注下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被固定下来了。他们会反复就医,或更换枕头、窗帘等。其原因除了上述提到的情况以外,他们让自己失眠(当然自己是意识不到的,也未必同意这样的说法),还有一种可能的解释,就是通过处理失眠来爱自己,达成自恋。自恋是他们的一种持续的需要。而成为失眠症的患者,则不失为一种合情合理地爱自己的方法。
?
??? 造成失眠的因素很多,除了上面的探讨的心理原因,还有生物学、社会学的因素在起作用。因此,看待失眠,我们更需要把它看一个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,而不是某个问题或疾病的原因。
?
?